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工程院院士称企业缺诚信和认真是质量问题癌

2018-10-30 11:46:38

工程院院士称企业缺诚信和认真是质量问题癌症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为质量而战  9月29日,“天宫一号”成功发射,中国跻身世界第三大航天强国。中国航天制造再度让世界侧目,中国航天产品质量功不可没。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出口大国,中国制造承载着中国形象行销全球。但中国是制造大国,不是制造强国。由大国变强国,我们还要走多久?“中国制造”何时能与“德国制造”、“日本制造”比肩?我们何时能甩掉“质次价低”、假冒伪劣的帽子? 中国制造的持续质量提升任重道远。  每年9月都是我国的“质量月”,今年的主题更鲜明——“建设质量强国,共创美好生活”。国家质检总局联合教育部、工信部等十家部门开展了一系列质量宣传活动。  “只要假冒伪劣这种行为存在,我们就一天不停歇,一天不退却,一天不收兵。”在央视《对话》节目录制现场,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明确表示,“‘为质量而战’是祖国赋予质检人的历史使命。”  产品质量合格率5年增长近8%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社会各方的努力下,中国制造的质量已经取得了显着进步。  中国有着全世界的政策——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制度。这项制度自1985年9月正式确立。同年10月31日,国家经委向社会发布了号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公报。自2001年4月起,由国家质检总局接棒主管。  “坦率地讲,过去中国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合格率并不高。大约在2005年前后,我到国家质检总局工作。当年抽查合格率79.9%,到2010年已经达到87.6%了。经过5年,我们的产品质量合格率增长了7.7个百分点,这比较客观地反映了我们质量水平的提升。”支树平说。  他举例道:“现在全世界市场每年销售家用空调1亿台左右,中国产品就占了7000多万台。就国产电视机来说,上世纪80年代初,平均无故障时间为每台250小时,现在已经超过了10万小时。清晰度、能耗、电磁辐射与30年前有了天壤之别。”  但在高精尖领域,中国的产品质量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堪忧。  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副总工程师蒋家东提到了“600”与“1500”的对比。“在数控机床领域,发达国家的平均无故障时间已经达到了1500小时,而中国仅达到600小时左右。如果按照一台机床每天工作8个小时来计算,使用国际先进机床,一年也许仅发生一次故障,但国产机床可能会发生6到7次故障。”  支树平说:“我们电器元器件、电子元件,差距与国外相比还是比较大的。有些高端产品的核心部件需要从国外进口。走进我们系统的实验室、质检中心看,检测设备可以说确实比较好了,但你一去看心情也很沉重,因为大多数精密的检测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我每次想到这些差距的时候,心情都十分沉重。由此可见,我们国家提升质量水平的任务是相当艰巨的。”[1][2][3]下一页如何治疗中国质量问题的“癌症”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质量之父”刘源张尖锐地指出,“企业缺乏诚信和认真,是中国质量问题的‘癌症’”。  波司登羽绒服16年蝉联中国市场,年产量占到全球市场总量的1/3,波司登羽绒服、波司登男装在欧美国家树立了中高端精品形象。波司登董事局主席高德康回忆说,2000年,他的一位朋友买了一件红色的波司登羽绒服,结果掉色,身上的白衬衫都变成红色的了。“我听了以后非常焦急,马上派一个副总亲自上门换了一件新的羽绒服,同时,彻查事件原因。原来是一家原料供应商的染色出了问题,但这对波司登品牌的损害却是巨大的。从那以后,我们的产品质量跟踪到供应商环节。那一次事故,也成为提升质量的一次契机。”  玉柴集团历经60年发展,2011年上半年总资产达316亿元,市场延伸到亚、欧、美、非、大洋洲。董事长晏平意识到员工中有一些骄傲情绪,今年“质量月”期间,他提笔给2万多名员工写了一封信,“我们要把产品质量做到与国际接轨,核心就是6个字,‘零缺陷、零容忍’。产品投放到全世界后,那怕仅仅是一个螺丝钉没有旋好,都会给玉柴品牌造成恶劣影响。”这封信在员工心中引起震撼。  联想并购IBM的PC曾经让国人非常自豪,但身在其中却别有一番滋味。据联想一位负责人介绍,联想6年前并购IBM的PC时,自信本身质量已经很好了,可以无故障运行多少小时云云,但对方的考虑更胜一筹,“如果不小心把一杯水洒到了键盘上,键盘会不会坏?如果笔记本不小心摔到了地上,即便屏幕摔烂了,硬盘的数据还能不能保存?”  联想人强调了创新。“仅仅诚信认真还不够,比如一台家用电脑,把硬盘、主板等都按规定装到机箱里面,但在恶劣的环境中,质量依然不达标,电脑无法正常工作,但在做出了新的铝镁合金的防滚架的主板时,问题才迎刃而解。”  基层质检力量不足  说到质量问题,食品安全引人注目。从三聚氰胺、瘦肉精到地沟油,食品安全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质检系统负责的是食品生产环节的监管,即工厂加工阶段。全国大大小小有46万多家食品生产企业,其中10人以下的小企业、小作坊就超过70%。而质检系统在编的行政或者事业单位的食品监管人员仅6000人左右。平均来说,每一个人就要监管70多家食品企业。质检队伍尤其是基层人员少,力量不足的问题尤为突出。执法人员还面临着暴力抗法的危险,许多一线执法人员牺牲在执法打假一线。支树平表示,尽管有困难,甚至有危险,但质检人一往无前,要为质量而战。对于食品,尤其要严字当头。  在今年初的全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工作会议上,《中国经济周刊》获悉,在新的一年里,质检系统将对食品安全问题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尤其突出乳制品行业。  “对规模小、生产条件差、质量保障能力弱的婴幼儿乳粉生产企业,要坚决依法关停,手腕要硬。”支树平在会上说,“要像对待‘小煤矿’、‘小火电’一样,来对待‘小奶粉’,绝不手软。”  2011年,婴幼儿乳粉生产企业重新洗牌。据支树平透露,“从去年底以来,对乳制品生产企业资格,我们和兄弟部门一起重新审查。全国共有1176家乳制品企业,经过严格审查后,56家被停产整顿,432家吊销了生产许可证,688家依法取得了生产许可资格。”  有人说,质检系统要守住“两门”,一是厂门,二是国门。产品要流出厂门,必须要经过质量监督关;法检商品要进出国门,必须要经过检验检疫关。  支树平说:“就今年上半年说,进口食品中,我们上半年检出不合格的批次是7098批,货值是21亿多,确实是为中国老百姓把好进口关。如果我们不严格把关,就无法向国人交代,也无法向国家交代。”  对外经贸大学产品质量与安全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李俊介绍道:“食品安全问题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也是长期的问题。比如去年底,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官方数据显示,美国每年因为患食源性疾病的患者就达到了4800万,相当于美国总人口的1/6。其中,十几万人住院治疗,3000人致死。今年5月份,德国也出现了大肠杆菌感染的蔬菜食品安全事件。”  为什么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屡屡发生?据业内专家分析,原因很多,情况复杂。食品厂家太多,食品从车间到消费者要经历很多环节,一个环节不注意就会出问题。目前,很多部门如工商、质检、卫生等都在负责监管,各司其责,各管一段。但每一段能否管好,在段与段之间如何衔接等等,都需要认真对待。前一页[1][2][3]下一页去年我国制造业直接质量损失1700亿  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大出口国。作为有13亿人口的大国,却鲜见品牌,中国制造的形象提升迫在眉睫,质量强国势在必行。  同时任国家宏观质量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研究课题组组长的蒋家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0年,我们统计了全国75个重点城市和1000家重点工业企业的一个直接质量损失数值,1700亿,这反映出我国制造业直接质量损失的规模。”  支树平认为还远不止这些,“质量问题造成的间接损失更大,估计也会有上万亿。现在我们产品质量基础还很薄弱,质量保障能力不够高,质量总体水平不够高,特别是质量安全事件不断发生,形势很严峻,尤其假冒伪劣的产品打而不绝,食品安全事件频繁发生,老百姓反映强烈。”  今年“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建议把质量强国上升为国家战略。支树平给出了“一高一低”的两个数据,即“48亿”与“7.9万”。这是今年1到8月份,全国质检系统打假的案值与案件数。与往年同期相比,案值,但案件数较低。打假案件数和案值数的一减一增,说明假冒伪劣依然猖獗,而且制假售假更隐蔽,更有组织,规模更大,打假的任务愈发变得艰巨。  质量提升是一项社会工程,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质量月”就是发动全社会共同关注和提升质量的形式之一。  今年“质量月”参与部门之多,组织活动之多,均超往年,还设计了许多贴近百姓的活动,如“质检邀你看企业”、“食品安全大家行”。  “我们用各种方法来发动群众,弘扬‘为质量而战’这样一种精神,在全社会营造‘崇尚质量,追求卓越’的氛围。”支树平说。  伟鸿看点  支树平显得更重  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主持人 陈伟鸿  约支树平很难,因为他太忙。9月是中国质量月,我们开始约他时,秘书给了一份9月份他的飞行记录,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真正的“空中飞人”。但到了我们录制现场,支树平还是显得神采奕奕,精神饱满。  航天工程质量和行销全球的中国制造增强了我们的自豪感,三聚氰胺、瘦肉精和地沟油等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又让公众颇有怨言,这股怨气就会自觉不自觉地发泄到国家质检总局的头上,谁让你顶个质量主管的名头呢?但实际上,食品安全,质检总局只分管其中一段,即生产环节。如果把食品安全的账全算到他们一家头上,质检人自然会觉得有点委屈。  为什么食品安全引人关注?因为与老百姓的关系太密切。但实际上,食品仅仅是千万种产品中的一种,食品质量仅仅是产品质量的一种而已。而质量的概念又岂止产品质量呢?  在节目录制中,当支树平介绍质检12365时,我出其不意地现场拨打了这个,结果接线员的反应非常好。支树平也比较满意,他前面谈到质量现状时忧虑的神情也转为了笑容。  与参加过《对话》节目的其他部委领导相比,支树平显得更重。对当前质量状况,他表示有喜有忧,而且忧更切。对自己的工作状态,他说,“我经常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可以说是如履薄冰。每一刻,我都不能松懈,也不敢松懈。”我所接触的支树平,正如此言。  ( 胡雪琴 本文为当期《对话》节目录制结束后,陈伟鸿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的内容。央视财经频道授权本刊刊发)

前一页[1][2][3]

深冷制氮设备
地热网片排焊机
北京印刷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