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白城救生站大门紧闭不见救生员救生艇在储藏

2018-11-06 09:48:11

白城救生站大门紧闭不见救生员 救生艇在储藏室内

市纠风办组织天然海水浴场管理现场评议,三家单位接受市民评代表现场质询和举牌评议

15日下午,调查人员来到白城救生站,发现该处大门紧闭。( 何无痕 摄)

海水浴场泳客众多,救生员是否在岗尽职尤为重要。( 王火炎 摄)

炎炎夏日,天然海水浴场泳客剧增,安全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福建省公共游泳场所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将天然游泳场所纳入监管,我市海水浴场的情况如何?发生险情,应急处置是否到位?监管部门是否依照《办法》等规定,积极履职?根据市民评代表的调查,海水浴场的救生、管理现状不尽如人意,监管有“盲区”。

8月15日下午,市纠风办组织了天然游泳场所监管专项民主评议,对象为思明区文体局、滨海街道办、曾厝垵边防派出所;市体育局、思明区政府办参加了评议。

【现场】

海边不见救生员,救生艇在储藏室内

近日,调查人员来到白城救生站,墙上张贴着“思明区海滨救生站管理制度”,标明白城、椰风寨、观音山、珍珠湾各有一个救生站,由思明区边防大队代管,思明文体局负责监管,同时明确说明,观音山救生站8人,其余站点各4人,上班时间是每天的14:00—20:00。但调查人员下午3时许在白城救生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在沙滩上见到两名救生员;在珍珠湾等救生站,仅两名救生员在岗。

调查人员还发现,个别救生员未尽职守。当日下午4时许,珍珠湾海边,两个瞭望台孤零零地伫立着,不见救生员巡逻的身影。两名救生员在救生站里吹着空调,一人穿救生服,另一人则穿便装,桌上有一碗扁食。这名救生员表示,刚才换便装去买饭了。

由于工程建设需要,椰风寨救生站已停用。一妇女在门口煎鸡蛋,值班的一名救生员却视而不见。

“思明区海滨救生站管理制度”要求,“平时救生艇、救生板要置于海边,下班后才收回仓库。”在珍珠湾救生站,调查人员询问救生艇在那里,救生员指了指身后的储藏室,“在里面。”

环岛路沿线的海水浴场,仅珍珠湾设置了瞭望台。标有潮汐时间的公示牌,只有在珍珠湾才见到。

15日下午3时许,调查人员再次来到白城海域。许多人在海里游泳,白城救生站却大门紧闭。调查人员在沙滩上来回寻觅,终经路边摊贩指引,才在一把没有明显标志的遮阳伞下找到了救生员。调查人员注意到,按规定应放置在海边的救生艇,被摆在离大海有一定距离的沙滩上,上面还有布遮住,庄站长说,“我们两个人抬不动,平时只能放在沙滩上。”

走访中,调查人员还了解到,一些已被招聘录用的全职救生员因合同迟迟未签而萌生退意,这让原本就人手不足的救生站面临关门危机。

调查人员还注意到,尽管在白城海域拉起了浴场线,但仍有许多人外游泳,并无人进行劝阻。

【调查】

救生员管理有“短板”,设施也未物尽其用

根据《办法》,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体育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公共游泳场所的监督管理工作。也就是说,我市海水浴场的监管由市体育局负责。对此,市体育局表示,《办法》出台前,我市海滨浴场没有明确管理的行政主体,海水浴场的监管存在“盲区”;《办法》出台后,该局对我市的天然游泳场所进行了摸底,目前有一定规模的海滨浴场有11处,主要集中在环岛路、五缘湾、鼓浪屿等处。

目前,我市的海滨浴场普遍为非经营性质,安全问题较为突出。调查人员查阅资料发现,2002年我市将“建立海滨浴场救生站”列为为民办实事项目,并投入120万元,设置了珍珠湾、椰风寨和鼓浪屿大德记、港仔后等四个海滨浴场救生站。观音山、白城救生站则是近年先后建设的。市政府每年都下拨经费,用于救生设备的更新维护、人员管理等。

思明区文体局表示,白城海边由于礁石、暗流等原因,并不适宜作为海水浴场,近年来该区域的溺水事件频发,游客量大,为此,他们专门申请了经费,2013年新建了白城救生站;针对椰风寨救生站停用的现状,他们还与边防部门商量,将椰风寨的救生员补充到这个点,以前是4人,如今增加到8人。

但现状却是,救生员数量远远不够,与实际在岗人数有出入,救生员虽在岗却未尽职守。作为救生员队伍的管理部门,思明区文体局表示,由于救生员流动性较大,为了稳定队伍,救生员一般夏季做救生员,其他时候则担任边防协警,由思明边防大队负责管理和工作安排。思明边防大队表示,他们制定了考核机制,每个救生站都有站长,进行管理。

调查情况表明,本应由思明区文体局承担的监督管理职责,却“委托”给了思明边防大队;救生员不到位、不尽责,救生设施未物尽其用等问题,都折射出监管的缺位。

多级泵
皮带输送机
脂20科学减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