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倪发科抱怨组织提醒的太晚雷人忏悔太矫情

2018-11-05 09:30:24

倪发科抱怨“组织提醒的太晚” 雷人忏悔太矫情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调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近日又有媒体披露,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倪发科曾经抱怨:“如果组织上早提醒或早处理我两年,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自己犯的错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1月7日《现代快报》)

罗马城不是一天筑成的,大贪巨蠹也不是一天炼就的。事实上,有些亿万级别的“大老虎”,刚开始也曾有理想、有抱负、有激情,是想干事、能干事、也干成过事的“好干部”。只是随着地位的上升,慢慢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甚至还在心理上形成了“我办了那么多事,做了那么大贡献,多吃一点、多拿一点算什么”的错误观念,以至于一步步滑向腐败的深渊,终锒铛入狱、晚节不保。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去年11月13日召开的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才强调,要督促各级党委和纪委抓早抓小,发现领导干部苗头性问题及时了解核实、诫勉谈话,扯扯袖子,甚至大喝一声。作为纪检监察部门,对于腐败行为与贪腐官员“抓早抓小”很有必要,也是应尽之责,但如果官员自己也将落马原因归咎于“组织未能早点提醒”,则无疑显得十分可笑。

令人不安的是,有类似看法的贪官居然还不在少数,盘点这些年落马的大小官员,不少人都说过类似的话。比如巨贪胡长清就曾“反思”,“如果有人早点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被称为“海南贪”的戚火贵,在执行死刑前也说,“如果当初及时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而河北“秘”李真身陷囹圄时也是埋怨没人早点提醒他。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一大批落马贪官之所以纷纷抱怨“组织提醒的太晚”,是因为这样做可以部分减轻其内心的罪责感,释放压力、避免煎熬。不过,就社会和政治的意义来讲,如果官员整天不是反省自己的行为、错误,而是一味将反腐倡廉的推给组织、推给体制,那无疑是十分危险的。须知,再严密的体制也不是天衣无缝的,如果为官者一门心思找空子,总有漏洞可钻。问题是,这样出了问题究竟该怪谁呢?事实上,诸如警惕玩物丧志、不要与商人勾肩搭背这样的“提醒”,中央、民间、媒体念叨的还少吗?难道非要指名道姓才算是“提醒”?

所以说,尽管国家层面的制度构建、组织部门的抓早抓小,对于预防腐败作用关键,但官员个人也不应该放松对于自己的内心约束,多些“吾日三省吾身”的个人修养很有必要。否则,即便组织时时提醒,如果官员听不进去,甚至把提醒当耳旁风,那也是白搭。等到落马后再抱怨“组织提醒的太晚”,难免显得矫情虚伪,甚至比一些人的“鳄鱼的眼泪”更叫民众厌恶与反感。王垚烽

原标题:倪发科抱怨“组织提醒的太晚”雷人忏悔太矫情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母猪产床
苏州格力空调维修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