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退役运动员吸毒运毒获无期以为自制力强不上

2018-11-05 10:05:01

退役运动员吸毒运毒获无期 以为自制力强不上瘾

仲鑫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市一中院判处无期徒刑

“我以为我能自控,可上瘾后真的身不由己。”曾是拳击运动员的仲鑫,退役后染上毒瘾,自驾车去成都购买300克毒品想自己吸食,回京后在家门口便被抓获。昨天,仲鑫(见图)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市一中院判处无期徒刑。听完判决后,仲鑫表示不上诉。

自驾入川买毒 一路吸食回京

2012年5月,刚刚驾车从成都回京的仲鑫,在自家门口被民警抓获,民警当场从车上起获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289.93克。据仲鑫供述,这次他花费10万元,从四川当地毒贩手中购买了300克冰毒。因是独自驾车,为了提神,他将装有毒品的盒子放在驾驶座旁,方便路上吸食。

昨天,市一中院对这起运输毒品案件进行公开宣判。由于仲鑫母亲病重,其父没能赶回北京,只有仲鑫妻子在律师的陪同下旁听宣判,这也是在案发1年后,夫妻次相见。终仲鑫因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听到判决后的仲鑫显得十分平静,在被带离法庭前,他回过头冲着旁听席上的妻子叮嘱了一句“你好好的”,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出法庭。

丈夫成瘾君子 妻子后悔没发现

仲鑫的妻子冯女士告诉,直到丈夫在家门口被抓,已结婚3年的她才知道丈夫竟然是个瘾君子。更让冯女士没想到的是,此前仲鑫声称带她去四川旅游,其实是在同当地的毒品贩子接触。冯女士透露,丈夫多年前在参加一次拳击比赛时受伤,终遗憾地因伤退役。但从此落下头疼的病根,“他经常整晚睡不着觉,还大把大把地吃止痛片。后来情况好转,我以为他病好了,没想到他会吸毒。”

2012年初,夫妇二人从亲戚朋友处借钱,在房山区开了一家浴室,生意很好,月收入近10万元。而仲鑫因涉毒被抓后,只剩下冯女士一人支撑着生意和家庭。了解到,夫妇二人由于忙生意,结婚3年还没要孩子。 “我等他,多少年我都等他出来。”冯女士说。

自以为自制力强 结果并非如愿

仲鑫虽然刚刚33岁,但坐在面前已是满脸沧桑,身体也很瘦弱。“因为头疼吃药犯困,听别人说这玩意儿管用,才接触上了。”仲鑫表示是从浴室的客人那里接触到了毒品,“次碰的时候,就觉得特兴奋,精神也特好,两三天不睡觉也不困,头也不疼了。”曾是专业运动员的仲鑫直言自己知道毒品的危害,“我觉得我自制力挺强,肯定不会上瘾,但真有瘾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当被问及接触毒品时是否考虑过妻子和父母,仲鑫沉默了一下说道:“吸毒的人还算人吗?要是还能考虑到家人也走不到现在这步。我就想告诉所有人,一定要自重,沾上这个就真的完了,下半辈子就全在监狱了。”仲鑫希望用自己的经历来提醒他人。对于妻子,仲鑫则表示:“她要是能改嫁,我祝福她。等我有什么用?不能拖累人家。”

了解到,在进看守所1个月后,仲鑫的毒瘾症状已经基本消失。昨天,仲鑫已明确表示不上诉。

■涉毒生活

走入戒毒康复站 4年未沾毒品

“心情有波动我就随时过来,在这儿能做心理疏导,发泄不良情绪。”35岁的萱萱笑盈盈地说,她已经4年没碰毒品,相信只要坚持住今天,就能度过明天。近日来到东城区龙潭街道戒毒辅导站,采访北京市天堂河戒毒康复所延伸到社区内的戒毒康复工作。

康复站里做心理治疗

采访时,萱萱正在康复站接受心理治疗。心理咨询师首先对她进行沙盘治疗法,通过她摆放的沙盘造型帮她分析心理问题。之后,萱萱走进音乐治疗室,躺在按摩沙发上,一边听音乐,一边做深呼吸。电脑屏幕显示,萱萱身心的放松度达到了100%。

原本有着不错工作的萱萱在帮助前夫戒毒未果后,也染上毒品。2009年底从强制隔离戒毒所出来后,萱萱感觉人生失去目标。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到了戒毒康复辅导站。“到这儿有地方发泄了!”萱萱说,康复站的民警帮她疏导心理,解决生活困难,她的精神状态好多了,和父母的关系也改善了。

“我4年都没有沾毒品了,虽然我不敢保证永远不再复吸,但就像王警官说的,坚持了今天,再坚持明天,一天天坚持下去!”

帮戒毒人支起煎饼摊

50多岁的老张曾进行过3次强制戒毒。2012年初,当他结束强制戒毒后,在天堂河戒毒康复所生活了两个星期。老张的妻子与他离了婚,11岁的儿子没人照顾。戒毒民警就安排他和儿子在康复所里住一个单间,照顾起父子俩的生活。

更让老张没想到的是,离开康复所后,东城区安定门戒毒康复辅导站的袁警官又找到他,以辅导站的名义联系居委会和社保所,为他和孩子申请了低保。除了生活上给予一些帮助,袁警官还替他协调了各种关系办理了执照,让他临街支起了一个煎饼摊,每个月能挣1000多元。“再不戒掉,真对不住袁警官了。”说到这里,老张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让戒毒人员远离复吸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康复所所长孙本良说,为营造有利于康复人员戒毒的家庭和社会环境,自2011年,天堂河戒毒康复所先后与石景山、东城、朝阳、大兴等区的17个基层单位合作,在多个街道设立戒毒康复辅导站14个,派驻专门的民警开展戒毒康复督导工作,康复人员回归社会家庭后出现复吸风险时,可以返回康复所,及时规避复吸风险。在这个链条作用下,94人实现3年以上戒断,低于国际公认的戒除以后95%的复吸率。

目前,天堂河戒毒康复所累计收治康复人员900余人,400余人与康复所有长期联系。戒毒所规定,康复人员回归社会前、家庭出现困难或变故时、生活学习工作环境发生变化时、重大节日前要走访吸毒人家庭。目前,康复所累计家访3500余人次,访5000余人次,帮助百余人修复了家庭关系。另外,康复所还帮助20余名康复人员解决了就业、低保等问题。晨报 颜斐

■涉毒特点

高学历女性涉毒呈低龄化

晨报讯( 颜斐)近日,朝阳法院对2010年以来该院审结的女性涉毒案件进行调研,发现女性涉毒犯罪呈现高发趋势。其中,涉毒女性多为大专以上的高学历女性。高学历女性的犯罪年龄呈低龄化,交易手段络化,涉毒多因工作与生活的双重压力、情感因素或生活优越导致的空虚等。

调研显示,自2010年至今,女性涉毒犯罪案件不断增多,其中高学历女性被告人呈渐增趋势。2010年,朝阳法院审结女性涉毒犯罪案件5件,2011年8件,2012年至今15件,大部分被告人系大专以上学历,还有研究生学历的。与低学历女性涉毒犯罪主体多为中年和已婚妇女不同,高学历涉毒女性的年龄大部分集中在18岁至30岁,多为未婚女青年。在朝阳法院调研的28名高学历涉毒犯罪女性中,18岁至25岁的有12人,25岁至30岁的有11人,30岁至40岁的仅有5人。

此外,高学历女性犯罪主体有前科劣迹者所占的比例低,几乎全为初犯、偶犯。低学历女性涉毒犯罪大多为了钱,但高学历涉毒女性一般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固定的收入,她们涉毒更多出于其他原因,比如部分高学历女性因面临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双重压力,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因生活优越,心里空虚、无聊,欲借助毒品释放压力、麻痹自己;或基于情感因素、碍于男女朋友、夫妻、亲属等关系不好拒绝而被动涉毒等。

调研称,低学历女性涉毒被告人多采用联系、面对面、点对点的直接交易方式,而高学历女性则更多通过站发布匿名交易信息、利用群、博客、等虚拟方式进行联系,运送毒品方式也与低学历女性直接携带毒品乘坐交通工具输送不同,倾向采取少量多次运送、利用不知情人运送,甚至匿名以快递、邮寄货品为掩饰而进行人毒分离的输送等等,导致毒品犯罪行为更为隐蔽,查处难度不断增大。

为遏制高学历女性涉毒犯罪现象,朝阳法院建议在对该人群增强禁毒宣传效果的同时,应采取针对性措施予以预防,创造保护女性的良好社会环境。

吸毒人“以贩养吸”现象普遍

晨报讯( 何欣)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三年来共判处了毒品类犯罪案件256件,通过对三年来的毒品类犯罪案件进行调研后,法院总结出了以下几个特点,即毒品类犯罪案件总数呈下降趋势,轻罪类毒品犯罪案件下降幅度较为明显。此外,犯罪主体呈集团化发展趋势,被告人再犯、累犯比例较高,“以贩养吸”的现象普遍存在。

针对上述情况,法官指出,有关部门加大对毒品罪犯的监控力度,做好毒品罪犯的帮教工作和再就业安置工作,保证其生活来源,防止其因生活困难重新走上毒品犯罪的道路。

尼龙制品加工
手机打鱼游戏
SGS报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